啃一只鲜嫩可口的柚子

【柚天】考斯腾,审美,噩梦

关于考斯腾的脑洞
轻松甜饼

       隋文静最近发现自己不知出了啥毛病,这一切,要从那个梦说起……

        隋文静有天晚上梦到了天天穿羽生结弦的考斯腾,还尽是大白鹅幻花那种仙气飘飘的款。

        吓得她差点醒过来。

        “我这是咋了?”隋文静嘟嚷。

         金博洋最近发现隋文静姐不知出了啥毛病,老看着他。“文静姐,你干啥?”天总一脸呆萌。

         “……”而隋文静也只是一直盯着他不放。

        是时候想象羽生穿老铁的考斯腾了,隋文静如此认真地想。

        “聪哥,文静姐最近咋了?”金博洋问。

        “唔?她能有啥?”

        韩聪一直不懂最近怎么了,直到大半夜,隋文静给自己发消息说她梦见羽生穿天天的红黑条纹秋衣被吓醒。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呜呜呜……哈哈………………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哈哈哈哈…………………………”

         请自行体会韩聪复杂的心理变化。
        
        他思考了一整天,决定去找隔壁短道速滑的天宇,毕竟人家还挺潮的。

        “天宇,帮咱拯救一下天天的审美呗。不然我和隋文静还有一边的羽生都不好过。”韩聪意味深长地说。

        韩天宇愣愣地点了点头(虽然他不知道这跟羽生又有什么关系),说:“放心吧聪哥。可天总不是挺潮的吗?”

        韩聪细想了下:“对哦,天总那裤子鞋子……但比赛服装也太……”作为一个钢铁直男,我也看不下去。

        “这不科学呀。”韩天宇得出结论,“要他把审美反过来就好了。”

        说到这,韩聪突然想起一个重点——羽生平时的衣品可谓差到爆。这俩娃子真是走向了两个反方向。

        “要不他们在一起得了。”韩聪如此说。

       “我同意。”

        冰上双韩准备搞事惹!搞啥呢?当然是——给天总设计衣服了!

       “天宇你在干嘛呢?”武大靖看着一脸笑得傻兮兮的韩天宇。

       “在和韩聪一起给天天设计考斯腾呢!”

       “好吧。”武大靖点点头,可不知怎么,有种不好预感……

       “韩聪!”隋文静看着韩聪的设计图,就知道今日是铁定要做噩梦的了。

       “不对啊……我有找隔壁天宇的啊。这不挺好看的?”

       “哇聪哥,这个好看!”金博洋笑得贼开心,“一堆亮片儿!”

       “……”隋文静崩溃了,“难道你的偶像没说过你的考斯腾吗?这个迷之卡通和虎皮、亮片哪里好看了?”

       “亮片好看。”

       “……那你说羽生的考斯腾好看么?”

       “好看。”

       “哪好看?”

       “哪都好看。”

       “……”孩子我谢谢你哈。

       “人也好看。”

Finally.

【柚天】镜片掉了


一发完
一个莫名其妙的脑洞

        羽生结弦有一副眼镜,时不时拿出来带带。可是,他不小心把镜片给整下来了 。

        左边的镜片,很快就安上了,可右边的镜片呢?怎么都弄不上。

        于是羽生结弦开始了:“找别人安镜片”之旅。

        先是队友:宇野昌磨。

        宇野昌磨怎么都安不上,这镜框好像故意和他作对一样,他说:“前辈对不起,我安不上。”

        “没关心啦。”于是羽生结弦又找费尔南德兹。

        “不对起啊yuzuru,实在安不上。”费尔南德兹表示也不可以。明明大家都是运动员,力气应该挺大啊,怎么硬是安不上呢?

        田中刑事也弱弱地说不行。

        柚子苦恼了。
       
        表演滑,他去找梅娃,他想:这镜片莫非是和男单过不去?

         事实表明也并不是,梅娃也安不上。

         “你还没找谁试过?”梅娃问,“或许他就是那个命中注定呢。”梅娃循循善诱,终于成功让羽生想起他还没给金博洋试过。

        “安镜片啊?”金博洋说,有点担心安不上。

        结果,一试就成了。

        羽生想梅娃是对的,他就是那个命中注定

       “天天好厉害。”羽生说。

       “没……没什么了。”天天傻笑着。

       “这有点像灰姑娘的故事呢。”羽生偷偷用日语说。

       第二天,羽生的镜片又掉了。

       “就让天天一直留在我身边,一直帮我安镜片吧。”

Fin.

【柚天】老铁没毛病

这是个整个花滑界都在萌柚天系列😂

继续接上文《求你收手》(这篇天天回到中国啦)

隋文静视角

(没错,这确实是个系列)

       “你说咱老铁咋就这么迟钝嘞?”隋文静四十五度仰望天空感叹。

       “唉……”葱桶二人惆怅着。

       “老铁们,你们在想啥?”路过的天总问。

       “也没啥……就是咱国家队某个瓜娃子被人深爱还不自知呢。”文静姐如此发话。

        “是吗?”天总不以为然,并打开了直播。(反正那人不是自己,自己有羽生了)

        聪哥看不下去:“文静,我看天天没救了哈。”

       “算了,待我去与一太太产粮。”隋文静与一位太太联文写柚天,她老稀罕那位太太了,尽管太太的名字和简介有点……令人咋舌?
  
         不过隋文静还是和叫作“年纪轻轻走上不归路的某人”一起写着羽生和天天的成长史。

         她写的天天戏份好,那个太太写的羽生戏份好,二人都不ooc(除非有时隋文静想恶搞天总)。

       “你对羽生结弦的感觉掌控的好好啊!”隋文静如此对太太说。

       “没有没有……只是比较熟悉啦。姐姐你写的天天也好棒。”太太回答。

       “叫我姐姐吗?好可爱的妹子,你几岁啊?”隋文静想象出了个软妹在羞答答地写柚天,好可爱!

       “……其实,我是男生。今年16岁。”

        隋文静感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惊。果然是年纪轻轻走上不归路啊……

        于是他俩开始了愉快的联文,一起想出了很多梗。

        韩聪告诉隋文静觉得他的这两位老铁需要控制一下,一个收敛一下,一个放开一下。

        话说前几天,天天不知道去哪旅游了,而且看上去心情大好。这个神经大条的东北小伙,到底知不道羽生暗恋他啊……不过也不用他瞎操心,“都有隋文静这个厉害角了。”

        性感桶总,在线助攻,各种不怂。隋文静非常欣赏自己的态度。

        这天,隋文静对天天说:“金博洋啊,有些人,不是能错过的。一定要珍惜眼前人。”

        “所以呢???我也没啥错过不错过的啊。”

        “确认过对的眼神,遇见对的人~”

        “文静姐你咋了?”

        “咳咳,你老铁我只是找找感觉。”

        “哦……”

        隋文静觉得不见羽生他不露出迷弟真面目,不过哪整来一个远在异国的柚子呢?

       “天天,咱来个真心话大冒险吧。”在隋文静的冥思苦想下,终于想出了这招。

       “好啊。”于是参与本次游戏的有:江哥、聪哥、桶妹、天天、闫涵。

       “为啥每次都是我?”好几次之后,金博洋忍不住吐槽,“选大冒险。”
      
       “天天你都好几次大冒险了。选个真心话呗。”闫涵说,隋文静在心里默默给他点个赞。

       “那就真心话。”反正我东北小伙天真耿直。

       “天总,你有木有喜欢的人?”金杨发问。

       金博洋先是愣了下,随即回答:“有。”

       “谁啊?”聪哥八卦脸。

       “我回答完问题了。”

        见天天不好意思,隋文静在心里匿笑。

       “真心话。”在大家的威逼利诱下,金博洋又一次选了真心话。

       “说出一个关于自家偶像的秘密,必须说。”隋文静发话,眼神表示着东北女王的算计。

       “会偷偷买噗桑放在床头,并总是捏捏它们,看着噗桑偷偷念yuzuru。”金博洋回答,用手半捂住了笑眯眯的脸。

       “……”

       “好的下一轮。”隋文静说道。

       “大冒……好,真心话。”金博洋不懂了,今天老铁们咋回事啊?

       “Ok,韩聪你来问。”隋文静发着指令。

       “天天你最欢偶像什么地方?”韩聪颤抖着身子接受了隋文静的眼神儿。

       “哪个地方。”金博洋回答。

       “对,问你哪个地方。”韩聪说。

       “哪个地方。”天天老实脸。

       “没错,问你哪个地方。”韩聪继续说。

       “哪个地方。”天天继续答

       “到底哪个地方?”金杨问。

       “哪个地方都喜欢。”

       “最喜欢那个地方?”隋文静问。

       “……宠我。”

       “呃?呃?呃?”大家表示没听清,而博洋表示他不想再说一遍。

       “哈哈!文静姐,终于也到你了!”天天傻乐着,“选真心话哈!”

       “那就真心话。”隋文静满脸写着:不怂,助攻!

       “你平时看我都想着啥呢?”金博洋终于开口问出了这个深藏在心的问题。

       “想你这个瓜娃子何时拱别人家白菜。”

       “文静姐……”

       “天天呐,你也老大不小的啦。”隋文静眼眸深邃。

       “咱还玩不玩了……”

        这次到了韩聪,选的真心话。

        金杨发问:“你觉得咱天天喜欢哪家小姑娘呢?”

        “我觉得天天不喜欢小姑娘……”韩聪突然智商下线。

        “???”

        “天天喜欢大姑娘啦,哈哈。”韩聪干笑几声挽回局面。

        “哦,请正面回答。”闫涵一脸严肃。

        韩聪与隋文静交换眼神,说:“嘛,咱国家队这么多美女对吧?谁知道啊,哈,哈。”这个回答,果然收到了鄙视的眼神。
       
        “下一轮——”

        “How old am me?”(怎么老是我),金天天吐槽。老铁们是不是想耍他啊?

        闫涵问他:“你到底喜欢谁?”

       “羽生结弦。”金天天豁出去了,反正说是迷弟的对偶像的喜欢就没错了。

        于是这个回答遭到了钢铁直男们的凝视和隋文静的老阿姨脸

        “迷弟喜欢偶像,没毛病。”金博洋(自以为)理直气壮。

        “额……天总你当真不喜欢小姑娘?”闫涵神情凝重地看着他。
 
        “哈,哈,开啥玩笑啊?”

        “下一轮——”隋文静发话。

        这晚,金博洋觉得队友一直在耍他,不爽.jpg。

        金博洋开始大胆的猜测:难不成他们发觉自己和羽生在一块了?

FIN.

【柚天】求你收手

可以接上篇《你还只是个孩子》
费尔南德兹视角(没错,第二号受害者)
甜,(而且甜的没啥逻辑)
文笔?(不存在)

        费尔南德兹最近发现车小师弟不对劲了,虽然训练一如既往的勤快,但为啥总喜欢看电脑。

        终于有天,他大着胆子借了车俊焕的电脑,趁小师弟不在,点进了很多软件,然后,他终于在一个社交软件上发现了端倪——小师弟写的柚天同人文。

        当然,西班牙人是看不懂韩文的,不过英文总能看得懂吧?——“师弟你给我出来!”这是费尔南德兹看完车俊焕写的同人文的第一个想法。

        不过写得还意外挺不错,这是第二个想法。

        师弟果然天真烂漫只发甜饼,这是第三个想法

        嗯……“还我天真无邪师弟!”来自费尔南德兹心中的怒吼,就算师弟的姓是车,但也不能未成年驾驶。

        费尔南德兹不禁想象了下未来小车写同人文越来越多,oh my god…

        不行!于是他决定对小车进行心理辅导。

        “车俊焕,我有件事问你。”费尔南德兹做严肃状。
       
        “嗯?……有什么事吗?”

        “你今年几岁?”

        “……16岁。”

        “那你有没有做什么不符合这个年龄段的事。”

       “没有。”

       “你对羽生前辈有什么看法?”

       “没……没什么。”

       “那中国的金博洋选手呢?”
       
       “没有……没有啊。”

       费尔南德兹表示:师弟我仿佛不认识你了。

       “真没有!”

       这时羽生结弦滑过来:“你们在干嘛呢?”

       费尔南德兹仔细思考了下,沉默着去一旁练习了。

       BO叔看不下去了,安慰性拍了拍费尔南德兹的肩,对费尔南德兹说了句:“年轻人都这样。”

       “不行!我必须阻止他。让他认识到这对cp是不行的。”

       BO叔表示:你搞事啊小子?算了,我就静静地看你能搞出什么……
      
       费尔南德兹的计划开始!

       A计划——

       “嗨,yuzuru!”费尔南德兹叫住他,“中国的金博洋是不是送了你一个元宵花灯?”
      
       “是啊,怎么了?”羽生回答,有些疑惑(应该疑惑他是怎么知道的)。

        费尔南德兹os:废话,车小师弟的同人文我都看完了能不知道嘛?

       “哦,那个是戈米沙告诉我的,那个花灯是他和金博洋一起做的,金博洋说很感谢他呢。”对不起了,米沙。

       “哦……”见到羽生的反应,费尔南德兹悄悄得意。

       “可天天不是这么告诉我告诉我的呢。”羽生一脸认真。
      
       “他那个害羞的样子,可不像是在说谎哦。而且,这个花灯跟天天一样卡哇伊,才不相信是和别人一起做的。”而且那个噗桑深得朕意。

       见到角落的车俊焕还在做笔记,费尔南德兹表示崩溃。

      “那你的花灯也很好看呢,是你自己做的吗?”
  
      “你怎么知道我也做了花灯?”
      
       “额……”费尔南德兹懵了下,“我就知道你也会给他做的啦,是你自己做的吗?”

       “不是。是小师弟和我做的,但是那份给博洋君的心意可是属于我的。说起来,你为什么要这么问呢?”说着给个小天使(雾)微笑。
   
       瞥一眼,小师弟还做笔记,脸上挂着浅浅的腐男笑容。诶……

B计划——

       费尔南德兹找到了很多有羽生结弦和宇野两个人的照片,他认为最厉害的肯定是那张摸头杀了。

        结果车俊焕面无表情地拿出羽生结弦和金博洋在冬奥上的那个拥抱,并指出了手放在的那个微妙位置。

        “……”

        “可以的话,我再给前辈你找视频,羽生前辈那儿有很多哦。”

        小师弟被带坏怎么办?!在线等,急……

C计划——

        好啦没有什么C计划啦!

        费尔南德兹看着那两个花滑运动员在冰场上无视他人尽情歪腻的时候也莫名露出了不知名的笑容。

        “前辈,你怎么了?”车俊焕一旁问。

        “Look!Look!”费尔南德兹有些激动地指向某对秀恩爱的情侣。

        只见羽生亲吻着天天的额头,天天甜甜地笑着,露出小虎牙。

        羽生轻弹天天的脸颊,笑得跟个孩子一样。

        他们真的,永远是少年。
       
FIN.

【柚天】你还只是个孩子

车俊焕视角(表打我),咳咳
甜文
萌新首发

正文开始:

       车俊焕只有16岁,还是个纯洁的孩子,虽然有两个不正经的师哥。

       BO叔时常教育他要安守本分,他不太懂这是什么意思。“羽生他最近嘛……”BO叔欲言又止,“算了,你还只是个孩子。”

        小车想说自己不是小孩,看个儿多高!但看到BO叔意味深长的眼神,小车还是乖巧地点点头:前辈他怎么了?

        第二天,小车就看到他那位可敬可爱的哈牛师哥在苦恼着什么。

       “怎么了?”车俊焕上前问他。只见羽生前辈抬起头打量着他,好像在想什么。

       “你知道快到什么日子吗?”羽生开口。

       车俊焕仔细地想了下,实在想不出(而且他也根本忘了今天几号):“不好意思,前辈,我不知道。”这样回答没什么问题,而且这应该跟他们的教练的话没什么关系吧。

       “俊焕,其实我喜欢的人要过节了。”羽生略带抱怨地说,“那是他们国家的传统节日,不知道送他什么好。”

        诶,随便吧。车俊焕差点脱口而出,人家真喜欢你就不会嫌弃嘛。等等!羽生有喜欢的人了?!

       “唔……能不能先告诉我你喜欢的是谁呀?”车俊焕说着,表情有点丰富。

        没想到羽生结弦惊讶地看着他,一脸:“你居然不知道?!”车俊焕也:我为啥要知道嘞?我还是个16岁的孩子。

        “就是那个四周跳很厉害的中国选手博洋啦。”

         四周跳?会跳四周的女单吗?……

         呃?博洋……

         车俊焕一脸茫然,仿佛又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那何时你俩来个男双?……”车俊焕勇敢地接着话,他做好了青春期塑造三观的准备。

       “我也想啊。”羽生一脸痴笑,像个小姑娘,没了那个冰上王者的范。

        车俊焕:师哥我不认识你。

      “但也要抛得动才行。”

        终于正常了点,不对现在连我都不正常,车俊焕吐槽着。

        俊焕同学又再次勇敢发言:“那他要过什么节日?”

       “元宵节。”羽生结弦回答着,车俊焕看着他有某种不详的预感。

      “一起一顿元宵就搞定了吧。”车俊焕认真回答。

      “小孩子果然不懂。”羽生扶额表示失望。

        车俊焕:Gala彩排时你与天总年龄和的两倍都没我16岁高。

       “送礼物?”车俊焕在坑的边缘试探。

      “送啥啊……”羽生抬头望天,呸,望冰场上边。

        小车仔细思索了阵:“做个花灯送他。挺有诚意的。对方应该会喜欢吧。”

       “好!小车你帮我做吧!”羽生突然兴奋。

       “……”

        现在车俊焕无wa可gang,白切黑果然不是盖的,他觉得冰场传来BO叔空灵的声音:“要安守本分……”

        可毕竟他也不想羽生这么烦恼,就愣愣地答应了。

        羽生在一家不知名的商店买走了很多中国的利是封,图案都很精美,带有中国的韵味。

      “喜欢天天会喜欢^_^。”

      “你开心就好。”

      看着付走的钱,车俊焕不禁感叹爱情的力量(bu)

      “前辈你真的很喜欢博洋呢,是前辈对后辈的欣赏和爱护吧?”车俊焕小心翼翼在狗粮边缘试探。

       “不是。是恋人的那种。”羽生一脸慈祥地看着车俊焕,手中一大包利是封,“那种怦然心动,比奥运冠军还重要的东西。一生,难得遇上这么个人呢。”

        我还小,我不懂。车俊焕的头发被风吹起,带着他的奇葩的想法:羽生喜欢博洋是因为他长得像噗桑……才不是呢!羽生前辈不会这么随便。

        “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他吗?”

        “为什么?”

       “因为他长得像噗桑。”

        车俊焕突然想阻止羽生勾搭博洋选手。他不能眼睁睁看着羽生这么欺骗人家的选手,那可是他们祖国的花朵。

        (然后突然想起那天在等分区自己拿着的东西——自己不会遇到长得像留言板的人吧……)

       “他的虎牙真的好卡哇伊,最喜欢他笑起来了,无论我的名次如何,都先跟我握手致意……四周跳好棒啊www。”

        甜蜜的气息骚扰着车俊焕的耳朵,他觉得师哥是时候需要沉淀一下了。

        明明是我俩同框,我却只有做他俩差不多孩子的份上。对啊?不然还想咋地?!车俊焕挑了挑眉,【你还只是个孩子】,他洗脑着自己。

        车俊焕和羽生结弦一起做了个花灯,表示做花灯时羽生结弦的嘀嘀咕咕他是不会忘的。羽生一直很用心地裁剪着,贴的时候比划来比划去。

        “真好啊。”车俊焕看着这样的师兄,居然有一丝欣慰(?)。

        花灯完成了,古色古香的,师哥满意,师弟满意,不错,接下来就看天天满不满意了。

        “没问题的前辈!”车俊焕发动技能【青春期·乐观向上】。

        “但告白的话果然还是有点……”羽生的眼神打着小算盘。

        “你不是他的偶像嘛?”

        看着羽生乘搭去往中国的飞机,车俊焕终于放下心来。

        元宵节第二天下午,BO叔叫车俊焕去接他师哥,车俊焕天真地答应了。

        “前辈好……”看到金博洋,车俊焕愣着打了个招呼。虽然面前两个都可能没注意到他。

         只见他跟羽生一人提一个花灯,金博洋提着是车俊焕和羽生一起做的那个。

        而羽生结弦提着的很特别,长方体装饰着颜色亮丽的边边,四面都贴着裁剪下来卡通图画,而最好看夺目的是那只飞吻的噗桑。

        羽生任性地揉乱金博洋的头发,轻笑着说:“天天你做的这真是元宵花灯么?怎么还贴噗桑的呀?”

        金博洋不好意思地歪歪脑袋:“我做的是为了迎合你的喜好啦。”而且噗桑黄红配色毫无违和感。

       “是吗?迎合我的喜好不是应该贴个天天吗?”羽生调皮地看着金博洋,眼里满满都是宠,“不过很可爱,很符合天天呢。”

       “哪有。”天天说,露出小虎牙。

       “说!你为什么要贴噗桑!”羽生这语气跟小孩没区别。

       “那是yuzuru的战友嘛。”

       羽生抱抱天天:“你也算是我半个噗桑啦。”

       车俊焕犹豫着要不道出实情(那个羽生喜欢上金博洋是因为他长得像噗桑的实情),想想还是算了。

       “柚子你做的花灯好厉害是你自己做的吗?”金博洋问。

       羽生指向车俊焕的方向:“不是哦,那孩子也有帮忙。”

        “前辈好……”车俊焕懵懵地上前打了个招呼。

        “你好。”金博洋回答,脸上还是天真烂漫的笑容。

        “这孩子很用功,也蛮有天赋的,所以我还是挺欣赏他的。”羽生说。

        “我也很喜欢前辈。”知道羽生要耍套路,车俊焕配合着,虽然感觉有点别扭。

         金博洋说:“哈,真好。我也很喜欢我聪哥。”

        “什么?”羽生结弦托起金博洋的脸庞,像只狡猾的小狐狸,“你喜欢的人是——?”

        “是伟大的冬奥卫冕冠军啦。”金博洋鼓起腮帮子。

        羽生贴着金博洋的脸:“我还想当你心中的冠军喔,亲爱的四周跳小王子。”

         “唔……”

         车俊焕跟着他俩回到BO面前时,感到了来自BO叔的:“孩子你变了”的眼神。

         车俊焕:我也不想的QAQ。

         之后的几天,车俊焕成功成为柚天同人大佬。

FIN.

哈哈,学校里挂着的花灯真的有人贴噗桑,难道同是柚子粉?